第4章

  10年过去了,世界在加速前进,就像一只从滑道上飞速滑下的雪撬,让上面的人时而兴奋异常,时而胆战心惊。变化和奇迹如不间断的焰火绽放在时间的天空,令人眼花燎乱,头晕目眩,每朵焰火的开放和消失都一样突然。当马桶和狗食盆都联入了宽带网络后,信息时代也就结束了,随之而来的是基因工程时代,比起前者,这更像一个魔术的时代,当人们吃着西瓜大的葡萄和葡萄大的西瓜时,他们由衷地赞叹这个时代。

  但那道古老的界限仍然存在,对人类自然进化的干预仍不能被社会所接受,这件事甚至比以前更让人忌讳了。不过与此同时,各国政府都意识到,尽快通过基因工程获得优秀人种将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是避免被淘汰和被消灭的唯一途径,于是,改造人类基因的秘密研究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但由于社会的接受能力有限,当那些可怕的秘密被揭露出来后,一个个政府相继倒台,社会动乱也不断因此而起。但改造人类基因规模最大的计划——"创世"工程,仍奇迹般地保持着它的秘密,并顺利地进行着。虽然不断有各种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渗漏出去,但由于"创世"工程的内幕太惊人了,以至于公众无法相信这些信息是真的。在这个媒体贯于使信息耸人听闻的时代里,"创世"工程反而由于它真正的耸人听闻而保守住了自己的秘密。

  "创世"工程第二阶段的研究已在5年前结束了,这一阶段研究进行了5年,并达到了预定的目标。与在1号基地中不同,2号基地中的人们已经很难像在1号基地时那样全神贯注于自己的工作了,他们受到了各种各样的困扰。

  在桑比亚政变1年后,也就是2号基地开始运作的同样长的时间,凯西对奥拉表达了她对自己工作的不满。

  "奥拉,我不想总在你的阴影里奋斗,现在人家一提起我来,就说那是奥拉的妻子,我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奥拉说:"我并没有阻止你去干自己的事情,参加'创世'工程是你自愿的,你当然也可以去干别的。""可我还需要你的帮助!分子生物学研究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工程,我必须干一件政府感兴趣的事。CIA现在最渴望完成的事情之一就是干掉桑比亚那个独裁者。""是的,就像他们以前想干掉卡斯特罗一样。""而且这次更加困难:鲁卡这人很精,他从来不住总统府,行踪不定,据说有时甚至只带几个警卫和一部电台生活在密林中。""那你想干什么?""我想帮帮CIA!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鲁卡以前曾在法国的一家医院看过病,在那里留下了血样。这样,我们就掌握他的基因图谱。""这又怎么样?""我想在基因上改造一种病毒,任何人都可携带这种病毒并使之传播,但不会发病。这种病毒能识别鲁卡的基因特征,当他感染上这种病毒时,将会患上一种症状类似于登革热的病,但这病更加凶猛,会很快要他的命。可通过空投等手段在桑比亚境内大量投放这种病毒,由于它对一般人无害,不会引起注意,就可在桑比亚境内迅速传染,最后传染到鲁卡那里时,只要那杂种一个人的命。这个项目并不容易,但能成功,在技术上你要帮助我,并让我使用基地的设备和人力资源。当然,为这个,CIA会为基地注入一笔额外资金的……你干嘛这么看我?"奥拉盯着凯西说:"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在制造基因武器!""这又怎么样?它只是针对那个独裁者一个人的!""这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奥拉愤怒地喊道,"这就像从数据库中检索记录,能按某种条件检索出一条来,只要进一步编程,加入某种循环,就能检索出符合某种条件的一批来!你打算研究的这个东西,迟早会被用来毁灭一个种族!""这又怎动么样呢?核武器能毁灭整个人类,但它的发明者们现在还不是被全世界封为圣人?再说你自己吧,你现在从事的研究就符合你用于教训别人的那些道德准则吗?"凯西撇开奥拉自己单干了,CIA和军方果然对此很感兴趣,为基地追加了巨额资金,凯西在基地里建起了自己领导的实验室,成了基地中的一个独立王国,奥拉也无力阻止。凯西成天忙于研究,与奥拉几乎见不着面。但研究进行了半年之后,凯西突然去找奥拉。

  "你得帮我!"她对奥拉说。

  "据我所知,你们已经把那种病毒造出来了。""但有一个缺陷:它对普通人也有影响,人们感染上它后,会出现一种类似于感冒的轻微症状,几天后自行消失。但这会使这种病毒引起注意,你知道,现在桑比亚活动着许多国际救援组织的医疗机构。这样病毒的传播就会很快被控制住,它是很胞弱的。我实在查不出在普通人身上产生这种症状的基因编码,你一定得帮我。""我不会去制造基因武器。"奥拉冷冷地说。

  凯西大怒:"你别在这儿装正人君子了!你以为你是出于对全人类的责任感?呸,你现在干的事情也不比我好多少!我提醒你,你和那块肮脏土地上的独裁者有着天然的感情联系!"*"任何人与自己出生的土地都有这种联系。"凯西为了继续获得研究经费,谎称她的病毒武器已经完美无缺。CIA通过军方用飞机的桑比亚扩散了这种病毒,结果在感染人群中,那种类似于感冒的症状立刻显示出来。在桑比亚的国际救援组织的医疗机构立刻找到了抑制这种病毒的药物,病毒的传播被很快扑灭了。CIA对凯西很失望,撤销了对她的研究的一切资助,她在基地中的那个小独立王国也随之解体。从这之后,凯西对奥拉的不满变成了仇恨。

  这件事情发生后不久,凯西去找菲利克斯密谈了一次。

  "将军,我发现奥拉最近很不正常。"菲利克斯很有兴趣地点点头,鼓励她说下去。

  "我承认,仅从研究工作的范围来讲,在两个基地的工作中他都是尽心尽责的。但在这半年多来,他常常与一些很神秘的人来往,我相信,这些人同那个名为'物品共产主义'的组织有关,更严重的是,他们中的一些还同桑比亚有关。"菲利克斯说;"凯西博士,我听到一些传言,知道您同奥拉博士之间的家庭关系有些紧张。在这研究工作的关键时刻,您最好不要让你们的私人关系影响到工作。"凯西愤怒地说:"将军,您误解了我!我只是在尽一个公民的责任!我有确切证据,早在半年前,奥拉就把一批在2号基地经过基因改良的稻种偷运进桑比亚。那个野蛮的专制政权之所以在这么长时间的封锁中还没垮掉,我想与这事不是没有关系。"菲利克斯不以为然地说:"我知道这件事,那批稻种并非是偷运进桑比亚的,而是混在红十字会援助的一批粮食中运进去的,奥拉完全可以说那就是粮食,所以这事就是挑明了,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我们不想用这些事情去干扰基地的研究工作,您也知道奥拉博士对'创世'工程是多么重要。""但他对我不再重要了,我对自己的婚姻和工作都厌倦了。""但为了这项关系到国家命运的伟大事业,我希望您把这两者都保持下来,用您刚才的话来说,尽一个公民的责任。"奥拉与凯西关系的最后破裂,是由他们的女儿黛丽丝的那件事引起的。那天凯西在电视上看到了黛丽丝,在城市中心广场上,她正同几个来路不明的年轻人一起,胸前挂着大纸牌子,为处于封锁中桑比亚人民募捐。黛丽丝回家后,凯西对她大发雷霆。

  "你这个小白痴!你妈妈差点死在那个野蛮的国家,你却在干这种蠢事!"奥拉愤怒地说:"不许你再用野蛮这两个字形容我的祖国!""我也不允许!"黛丽丝说,"我的身上流着一半那个民族的血!"凯西喊道:"可你为什么没想到自己身上还有一半爱尔兰裔白人的血?!你没有表现出这一半血带来的文明和优雅,倒处处表现出那一半血的野蛮!"奥拉说:"当欧洲人还光着身子在树上摘野果时,当美洲大陆还是一片荒野时,非洲人已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明!倒是你那些文明人,他们从非洲带走了黑奴和资源,留下了笔直的国境线、不尽的战乱和贫乏单一的经济......凯西,你说话越来越像你父亲了。既然你现在连人类种族之间的平等都持这种态度,那还怎么看我们的物品平等的理想呢?"凯西哼了一声说:"那只是你的理想!不错,我年轻时曾是个理想主义傻瓜,现在想想真够滑稽的。自从我在1号基地的成长区看到那些可怕的东西后,就明白再也没有比你那个理想更变态、更邪恶的了!""那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了。"奥拉冷冷地说。

  他们并没有离婚,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因为奥拉埋头于2号基地的研究工作中,极少回家。凯西和他虽然在一个基地,但他们很少见面。凯西也日益感觉到了奥拉对她的戒心,她的位置离研究的核心部分越来越远了。菲利克斯有几次向她打听过奥拉的行踪,但凯西也说不出什么来。

  当"创世"工程的第二研究阶段结束后,同第一阶段一样,所有的研究人员撤离了2号基地,前往3号基地,把那些第二阶段研究产生的基因组合体留在2号基地中。3号基地距2号基地有近二百公里,它的所在地离城市很近,完全没有了前两个基地的那种与世隔绝感。在参加"创世"工程的人们眼中,3号基地是一个充满阳光的地方,他们在这里渡过了愉快的5年。这里没前两个基地的那种恐惧气氛,原因很简单:"创世"工程第三阶段的产物是真正的人了。在前两个基地中最令人恐惧的成长区,在3号基地中却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地方。这里的第一成长区是一座规模很大的外人看去像是妇产医院或保育院的机构,第二成长区是一所漂亮的幼儿园,第三成长区则是一所正在建设中的规模庞大的学校。除了基因组合车间和人造子宫区外,三个成长区的防卫已经不是很严了。现在,只有第一成长区被启用,那里有大约5000名组合体,他们是一群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婴儿。在第三阶段,奥拉没有再用自己和菲利克斯的细胞做为实验材料,而是广泛选取了各种性别人种的细胞,这就使得这些婴儿彼此都不相像。要说有什么异常之处,那就是这些婴儿太完美了,在出生不久,就显示出了他们的健壮和活力。他们将成长为人类历史上最出色的战士,从地球上其他物种基因资源中所选取的最优秀的基因,将使他们如菲利克斯所希望的那样:如猎豹般迅捷、狮子般凶猛、毒蛇般冷酷、狐狸般狡滑、猎狗般忠诚。在他们长大成人后,并不需要强迫他们进入军队,在他们本性的深处,军队将是他们唯一愿意选择的归宿,这个本性已深植到他们的基因之中,就像趋向阳光的本性深植于向日葵的基因中一样。但所有这些素质,只会在战斗中才显示出来,他们平时将是一些温文尔雅的人,混在人群中不会引起任何注意。

  进入成长区的组合体还在不断增多,由于政府已经意识到"创世"工程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它最初设定的目标,所以进一步改造的人种,其基因将具有更广泛的优势。研究者们并不期望从这些孩子中产生出从爱因斯坦和毕加索那样的巨人,因为"创世"工程的核心是把其它物种基因的精华组合进人类基因中,而那些巨人所具有的素质是人类所特有的,无法从其它物种中得到。但这些孩子肯定具有自然进化的人所不具备的超级特质,他们将更强壮,更灵敏,能够适应恶劣的环境,具有更加锐利的眼睛和更加美妙的歌喉。

  3号基地的研究者们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到成长区去抱一抱那些娃娃,前两个基地的恐惧就如同产生新生命的阵痛一样被他们渐渐忘却了。

  在这表面的放松下,菲利克斯在暗中加强了对"创世"工程研究者们的监视,特别是对奥拉的监视。但这并不容易,联邦调查局参与此事的部门抱怨说,他应该早些着手此事,现在经过长期的合作,"创世"工程的研究团体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分封闭的圈子,他们对外人的戒心很重,要想渗入极其困难。而菲利克唯一能信任的凯西,已被完全排挤出了核心的研究范围,只能在外围做一些近似行政工作的事情。尽管如此,菲利克斯还是确认了奥拉同桑比亚的密切联系,其实奥拉同情桑比亚已是公开的秘密,而在这方面FBI无法给出进一步的情况。菲利克斯不只一次动了彻底改组"创世"工程核心研究机构的念头,但想到对这项极其庞大和复杂的计划可能带来的后果,他放弃了。

  凯西只有一次提供了一个菲利克斯看来比较有价值的信息:她告诉菲利克斯,整个计划有一个很奇怪的跳跃。在2号基地的基因组合研究中,人类基因所占的比例最多没有超过70%,而进入3号基地后,这个比例一下就跳跃到了95%,现在已达99%左右,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跳跃,从已产生的研究资料中找不到这中间的研究过程,奥拉一定隐瞒了什么。但凯西提出的这个疑问属于高度专业的领域,在不惊动研究人员的情况下对此进行更深入的调查有很大困难,"创世"工程现在已到了最后的接近成功的阶段,任何干扰都是不明智的。

  同时,在3号基地科学家们的意识深处,仍然陷藏着一个阴影:他们都得知,1号基地的那些组合体们都在一次原因不明的大火中丧生,而由于那些组合体在生理上有严重缺陷,即使没有那次灾难它们也活不长。但他们知道,第二阶段研究所产生的组合体比第一阶段的在生理结构上要完善的多,能够长期生存,它们现在肯定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只知道2号基地在被放弃后的这5年中,仍处于森严的戒备中,他们没有人再回去过,对那里的情况也一无所知。

  就在历时16年的"创世"工程即将最后结束时,一场改变一切的事变发生了。

  在2号基地的高高的围墙外面,有一座3层的孤楼,这是2号基地警备部队的指挥中心,现在,在一片肃杀的气氛中,菲利克斯正在召开一个紧急会议。与会的除了几名FBI与此有关的官员外都是清一色的军方人员。

  菲利克斯打破了会前的沉默说:"这次会议,是应格兰特上校的要求召开的,他认为情况已经非常紧急了,下面请上校介绍情况。"格兰特上校是2号基地警备部队的指挥官,他站起来说:"我首先直截了当地向大家说明形势的严重性:我们有足够理由认为,在三天之内,将发生基地内所有组合体有组织的集体暴乱。""根据呢?"菲利克斯问。

  "我的直觉。"上校说着把双手向下压一压,"请各位不要指责我,我说这话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不负责任,从基地建成时,我就在这里工作,现在有10年了。对基地中组合体社会的行为方式和心理牲征,我有着全面和深刻的了解,所以我认为自己的直觉是可靠的。

  "大家知道,这10年中2号基地经历了种种危险和灾难,大体上可分为3个阶段:第1阶段主要表现为组合体社会内部不同种群之间的冲突,这种冲突是混乱和无组织的。大家可能还记得5年前那次大规模冲突,当时有一千多名组合体死于非命。这种冲突后来渐渐平息,以各种群为单位,组合体内部开始出现某种次序,并建立了初步的社会组织,于是进入了第2阶段。在这一阶段,组合体社会的主要注意力,从内部冲突转向以我们为代表的外部世界。它们无法从本质上认识自己的特殊性,他们看到,外部世界的各物种之间的差别也是巨大的,甚至大多数物种同人类的差别比组合体同人类的差别要大得多,它们不可能从本质上理解这两种差别的不同,于是它们得出结论:自己同人类的差别不应是进入外部世界的障碍。由各种群代表组成的一个委员会开始向我们提出要求,要求进入外部世界,并享有同人类一样的权利。它们对我们的解释不肖一顾,在我们给予拒绝后,骚乱便不断发生。组合体开始对警卫部队进行疯狂攻击,但由于每次骚乱都是以一个种群为主,所以规模有限,都被我们及时平息下去。在三个月前,所有的骚乱突然停止了,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第3阶段。在这一阶段中,组合体社会中不同种群之间开始了频繁的联系,行动诡秘,踪迹难察的蛇人充当各种群之间的联络员,它们频繁穿棱于各个营地之间,各种群开始混居,它们之间的联系变得越来越紧密。10天前,各种群之间的联系行动突然停止了,基地完全沉寂了下来,组合体社会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有人说:"这是第3小组工作的成绩。"第3小组是一个由心理学家和精神病专家组成的小组,负责平息和引导组合体社会的危险情绪。

  "不要自命不凡了,霍普金斯博士!"上校轻蔑地一笑,"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火山口上,在组合体社会中,能量在聚集,地火在奔涌,大规模暴乱一触即发!""可事关重大,我们需要确切的证据,上校。"菲利克斯严肃地说。

  "我这就给您。事实上,组合体社会这突然的静止是在奥拉博士返回2号基地后发生的。在成长区,我们建立了庞大的监视系统,这个系统录下了奥拉进入2号基地后对组合体社会的一次讲话,讲话是在成长区最大的一间营房中进行的,听到这个讲话的有2000名组合体,再由它们把信息扩散到整个成长区,下面请大家听其中的一段。"会议室里响起了奥拉的录音:"......正如我上面所说的,曾经存在过1号基地,曾经存在过另一个组合体社会,其成员的数目与你们相当,但那个社会被残酷地消灭了,1万多个组合体都被一种可怕的炸弹烧成了灰。再说一遍,我刚才讲的一切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绝对真实,因为我就是那场屠杀的参加者之一!这样的事情,迟早也会落到你们身上!这是由于以下两个原因:其一:人类对干预自己的进化怀着一种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来源于他们那几千年的宗教和道德信仰,这些我无法对你们讲明白,一句话,这是他们对失去自我的恐惧感。这就发生了一件在你们看来不可思议的事:人类最恐惧的东西总是带有他们自身的特征,但这种特征又在某种程度上被异化了。比如在人类害怕的所有怪物中,最令他们恐惧的是带有人的特征的怪物。这种恐惧在人类几千年的历程中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且越来越强烈,已经深深地渗透到他们的每一个细胞中。但以前,那些怪物只存在于他们的想象和恶梦之中,而你们把这种想象和恶梦变成了现实,因此他们不会让你们活下去。其二,人类是一个极端自私的物种,他们在这个世界所能认同的只有他们自己,甚至在人类的不同种族之间都会互相歧视,更不用提对待地球上的其它物种了。在他们的心目中,人类是万物之灵,比所有其它物种都要高出一个层次,这种想法就同我前面提到的那种恐惧一样根深蒂因,人类同其它物种在基因和血缘上的结合,可能是他们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大的耻辱了,而你们就是这种耻辱的具体表现,所以他们必定要消灭你们,以抹掉这种耻辱,就像一名有洁癖的人抹掉沾在他身上的污物一样。你们的生命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因为你们在他们眼中不是人类。既然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你们就应该设法从这里突围出去,也许你们中的大部分会死,但只要能让外部世界知道你们的存在,就是一个伟大的胜利。人类并不全是偏执狂,他们中有许多有理智的人,在他们中间,一个伟大的梦想已经出现,这个梦想就是在地球上建立一个所有物种完全平等的超大同世界,我坚信,这样一个世界一定会出现,那时地球将变成所有生命的天堂,而你们的行动,将是实现这个伟大梦想的第一步!"放完录音后,会议室陷入长时间的沉默,格兰特上校所说的可怕的形势被证实了。

  菲利克斯说:"由于'创世'工程的需要,我们现在还无法对奥拉采取任何行动,但必须绝对禁止他再到2号基地来。"格兰特上校耸耸肩说:"他也不需要再来,他已点燃了导火索,只需在远方等着听爆炸声了。""是的,"菲利克斯叹了口气说:"现在基地的组合体们已经知道了1号基地的事情,这是我们所能想到的最坏的情况,我们现在的唯一选择就是采取果然行动,最后解决问题。""行动的原则同1号基地一样吗?"上校小心翼翼地问。

  菲利克斯坚定点点头,会议室再次陷入沉默。

  "现在基地有多少兵力?"菲利克斯问。

  "两个营,只配备轻武器。"上校回答说,"这么多年来用这点兵力守卫基地,时时都像在走钢丝。""那么请你估计一下,采取最后行动需要多少兵力?""将军,按照您的指示,在3年前,我们就反复研究了最后行动的各种方案,每个方案的每个细节都经过反复推敲。完成这个行动的兵力,最少需要一个步兵师。""上校,我想有些因素在你的方案中可能还没有考虑到,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步兵师只能装备轻武器,最重的装备就是机枪。""将军,我不明白......""因为最后行动不能过多地引起外界的注意。10年前1号基地的那次行动在新闻界引起的麻烦,我想大家都记得很清楚,它险些使'创世'工程夭折。要快速集结一个重装步兵师,不可避免地需要进行大批量的装甲行军,这肯定要引起外界注意;如果采用分批方式不太密集地运进重装备,我们的时间又不够;更重要的是,使用如火炮之类的重装备所产生的爆炸声和烟雾,必然会引起注意。""要这样的话,将军,完成这次行动的兵力要加倍,需2个师。""您肯定吗?""这是最低限度了。"菲利克斯摇摇头说:"在两三天内在这儿集结2个师,即使是轻装步兵师,也太显眼。"另一位上校说:"可以就近调集本州的国民警卫队,一个师大概不成问题。""国民警卫队人员很杂,不利于以后的保密。""可以不让他们参加正面行动,只进行一些外围工作,核心任务由正规军的师来完成。"格兰特说。

  菲利克斯说:"这是一次十分艰难的任务,需要一支能胜任的精锐部队。最近的有82空降师,他们目前在俄克拉荷马州训练。"

  菲利克斯和82空降师师长马克.克罗德上校站在距基地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基地在他们下面尽收眼底。2号基地同1号基地在外观上十分相像,都是由一些形状相似的大得让人惊奇的建筑物组成,但它的面积比1号基地大许多,看上去像一座小城市。现在,这座"小城"躺在德克萨斯明亮的阳光下,看不到一点生命的迹象,如同一座死城。

  "将军,"上校说,"国内的这类行动不应调82空降师来,这种做法让人难以理解,应该爱护美国陆军的刀锋,这类行动对军队在精神上是一种磨损。""我不知道你具体指什么?""在1992年的一个深夜,我和这个师一起开进了洛衫矶,当时我还是个上尉。满街的玻璃碎片,在两旁建筑物燃烧的火光中闪闪发光。我看到那些没有着火的建筑旁,亚洲裔的店主们端着滑膛枪守卫着他们的店铺,而那些黑人则在楼顶上向下打枪。我和我那一个连的士兵在这燃烧的街道上端着枪漫无目标地走着,我们不知道谁是朋友,也不知道谁是敌人,像一群梦游者......这经历太糟糕了,将军,是一种创伤。"菲利克斯转身看着克罗德说:"上校,你和你的部队要做好准备,这次行动比那次要艰难10倍,它的意义更是重大,你们可能是在拯救美国。""格兰特上校向我介绍过情况,确实令人难以置信。我不知道士兵们见到那些怪物时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恐惧能让他们更坚定地战斗。""据我的经验不会。"菲利克斯叹了口气说,"但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他们做好这方面的准备了。我要说,上校,你的部队集结太慢,到现在,真正到位的兵力还不到三分之一。""我没有办法,最近的机场不让使用,部队都要换上便装乘民用车辆稀稀拉拉地来。""我可以调集一部分直升机来运送兵员,但数量不会很多,密度也不能太大,以免引起注意。""将军,对部队的下一步部署,您有什么指示?""你认为组合体最可能的突围方向是哪里?""当然是这儿。"克罗德用拿着望远镜的手指着下面的一条通往平原的山口说,"这是进山的唯一通道,其它方向都是广阔的平原,它们向那些方向去等于自杀。"菲利克斯点点头:"我的看法同您一样,我决定把82空降师集中部署在这个山口前,其它的三个方向全部由国民警卫队布防,这样做是一场赌博,但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兵力有限。""将军,按照您的决定,我想具体的兵力配置应该是这样的:我用两个旅构成两道防线,防守正面大约有5公里宽,再用一个旅做预备队,放在第二道防线后面3公路处,尽量配备一些用于高速机动的直升机和车辆,以防组合体从防线的某一处突破。""我看可以。"菲利克斯再次点点头,"组合体没有热兵器,防线不要在掩体上下什么功夫,但一定要保证部队的机动性,组合体的移动速度是很快的,我们一定要保证在它们最密集的方向上集中兵力。如果组合体主动突围,我们就能在山口前的这块开阔地上消灭他们,这当然是最理想的情况,但如果他们长期龟缩在基地中,事情就比较复杂了,我们必须攻进基地,消灭他们,你们一定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制定出详细的计划。"克罗德问:"目前基地中组合体的确切数字是多少?""11437个。"

  "将军,那前面是什么呀,我们在同什么作战?"当菲利克斯和克罗德走近一挺重机枪时,两名正在整理弹链的士兵起身向他们敬礼,其中一名中士问。

  "你好像心里没底?"菲利克斯反问道。

  "是的,将军!"菲利克斯笑了笑:"中士,做为一名军人,是不可能自己选择敌人的。我要问,当一种奇怪状的外星生物向地球进攻时,你会怎么办?""那我当然血战到底,将军!""很好!"菲利克斯赞赏地点点头,"再说一遍,你无法自己选择敌人,但当你面对自己梦中都没有见过的最怪异的敌人时,还能手不发抖地射击,那么,年轻人,你就是一个英雄。"菲利克斯和克罗德沿着防线向前走去。这时,太阳已经有一半落下了山脊,把山的影子长长地投到前面的荒原上。2号基地有一半已在山的阴影中,另一半则被夕阳的光辉抹上了一层血红色。在山口前淡黄色的荒原上,由一挺挺机枪构成的防线看上去呈一条长长的黑线,这条线弯成弧形拦住了山口。

  克罗德说:"将军,机枪是我们唯一能依靠的武器了,我下午又紧急调来了1000挺M60和300挺M2,还有一些可以平射的四联高射机枪。"他们走近了一挺M2重机枪,菲利克斯摸着被岁月磨得光亮的枪身,感慨地说:"在我是一名一年级军校生的时候,就用过这玩艺儿,现在它一点都没变。"克罗德说:"步兵轻武器现在在人们眼中已经像仪仗队的军刀一样,是一种装饰品了,已失去了对它进行改进的兴趣。但这玩艺在我们现在的场合却很适用,它的射速第分钟500至650发,不算高,但子弹初速有每秒850米,破坏力很大,有效射程最远可达6800米。用这种重机枪和M60轻机枪可构成梯次火力,重机枪火力可覆盖防线前1500米至4000米范围,这以近的范围则由轻机枪和重机枪共同覆盖,我想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冲过这两层火力的。"菲利克斯说:"上校,有一点你必须清楚,这批组合体比人要强壮得多。""正因为如此,我才准备了这种东西。"克罗德从M2机枪的弹链上抽出了一枚12.7毫米的子弹,递给菲利克斯,"将军,你看,这是一种特殊的弹头,它其实是一个空心的小瓶子,里面装着半瓶水银,它的头部只盖着一层薄薄的封皮。当子弹击中目标后,由于目标肌肉和骨胳的阻力,子弹急剧减速,但是弹内的水银不减速,这些水银会冲破那层封皮,切断目标的肌肉和骨胳。这种子弹的射入口只是普通弹孔大小,但在另一面穿出的地方,可以打出足球大的洞,因而具有极强的伤杀力,地球上最强壮的动物也经不起它的打击,如果打得准,一发这种子弹就可杀死一头鲸!我现在已经给防线的所有机枪配备了总共100多万发这种子弹。""很好。"菲利克斯把那枚子弹插回了弹链上,"再调来300具火焰喷射器。"克罗德惊奇地看着菲利克斯:"将军,那种短射程的东西在这儿有用吗?""也许有用的,某种类型的组合体可能只有用它才能对付。"

  天黑的时候,对2号基地的包围形成了。菲利克斯把这个包围圈戏称为"戒指防线",因为包围圈的三面都是由国民警卫队组成的稀疏脆弱的防线,他们每个班才配有一挺轻机枪,如果组合体集中向那些方向冲击的话,他们只有依靠手中的步枪和冲锋枪作战了。而82空降师则集中部署在山口地带扼守着进山的唯一通道。菲利克斯和克罗德都为这种冒险的布署捏着一把汗,但从直觉上,他们也都相信组合体会集中冲向这个方向。

  基地中的最后一批人员撤出了,紧接着切断了基地的水电供应。望着陷入黑暗的2号基地,菲利克斯回忆起了十多年前1号基地的那个恐怖的夜晚。与那时不同的是,这时的2号基地并没有传出任何声响,仍然是一片死寂,这寂静更加深了菲利克斯的紧张和恐惧。

  后来天阴了,乌去遮住了不多的星光,更加浓重的黑暗把整个世界像墨汁一样盖了起来。菲利克斯不止一次用夜视望远镜观察基地方向,基地那高大整齐的建筑在微光镜头中好像印在底片上的反片图象。后来,他觉得有些累了,就回到了用做指挥所的那顶野战帐篷中。克罗德上校刚刚巡视完防线,也回来了。

  "您能不能停一会我看着很累,您一进来就总这么来回走."克罗德上校说。

  菲利克斯仍然来回以军人标准的步伐踱着,"在西点,这是教官惩罚学生的办法之一:让他在操场的一角来回走几个小时。久而久之,我喜欢上了这种惩罚,只有在这时我才能很好地思考."

  "这么说,您在西点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人,我在弗吉尼亚军校却很讨人喜欢,那里也有这种惩罚,我一次也没受过,倒是在高年级时,我常用它来治那些刚进校的毛毛头."

  "世界任何一所军校都不喜欢爱思考的人,西点不喜欢,弗吉尼亚和安纳波利斯不喜欢,圣西尔和伏龙芝都不喜欢."

  "是的,思考,特别是象您那样思考,对我是件很累的事。不过,这场小小的战争确定有很多可思考的东西,当您戴上少尉肩章时,做梦也不会想到以后会指挥这样的战争。"菲利克斯叹了口气,"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智的人,现在才知道,所谓理智是一种多么脆弱的东西。在耗尽了我半生心血的'创世'工程中,特别是这最后16年中,我一直生活在一种莫名的恐惧里,事实上,在这16年,五角大楼和4任总统也并非是沿着理智的轨道行事的,而'创世'工程是一项最需要理智来指引的事业,在这一点上,可能奥拉是唯一胜任的人。"克罗德上校看着菲利克斯说:"将军,您是说,我们应该让那些组合体活下来?""甚至把它们编入军队,上校。既然战争是一种只适合冷酷的野兽从事的活动,那么迟早会有国家这么做的,我们为什么不先做呢?当然,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后来,他们一起喝了几杯威士忌,就躺到各自的行军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菲利克斯被一种声音惊醒,醒来后那声音反而消失了。但菲利克斯知道那声音不是来自梦中,它确实存在,像远方的地震和洪水,像世界毁灭前某种力量的低沉的合唱。这种感觉他只有过一次,那是在二十多年前,他躺在中东的发着余温的沙漠上,伊拉克的坦克群正在黑夜中逼近......

  克罗德上校也醒了,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便冲出了野战帐篷。他们发现,整个防线骚动起来,军官们大声喊着来回奔跑,每一挺机枪后面,射手都严阵以待。这时,菲利克斯再次听到了从2号基地方向传来的那种声音,他举起夜视望远镜观察那边,在那黑白底片一样的图象正中,在基地和荒原地平线的交接处,他看到了一条蠕动的白线。放下望远镜后,眼前一片漆黑,但那声音更大了,不用特别注意就清晰可闻。这时,他身后啪地一声,周围骤然亮起,所有人和物的影子在急剧移动,一颗照明弹升上了夜空;与此同时,在防线的不同位置,更多的照明弹蜂拥着窜上夜空,低低的云层散射着照明弹的光芒,使整个天空看上去绿荧荧一片。菲利克斯再次举起望远镜,就在这发着绿光的阴森的天空下,他看到了远方的敌人。

  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那是一大群马,至少有上千匹。那些马背上没有骑手,它们象潮水般冲过来,密密地覆盖了荒原。只能看到马群的前锋,后面的一切都被马群激起的遮天的尘埃遮蔽了,那尘埃在照明弹下也像云层一样发出绿荧荧的光。菲利克斯这时仿佛站在一个远古的战场上,感到了那种最原始的战争力量的雄伟和它所带来的恐惧。马群更近了,从望远镜中已经能分辩出其中的个体。这时他清楚地看到,每一匹马都长着一个硕大的人头,那些人头都留着长长的头发,在急进中像一面面黑色的旗帜那样飘动着。那些马身上的人头五官清晰,它们张开大嘴吼叫着,双眼发出凶猛的光,在发着绿光的天空下,显得狰狞可怕。只有亲眼看到才能真正体会,把一个人头放大许多倍并安放在马身上,其视觉效果是何等的恐怖。

  这时,菲利克斯听到了一挺机枪的连射声,从那尖细的声音中他听出了那是一挺轻机枪,而现在,目标还没有进入重机枪的射程,显然射手是在恐惧中本能地扣动了扳机。接着,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防线上的机枪一挺接着一挺开火了,如暴雨般密集的狂躁的射击声盖住了一切。防线在荒原上显形了,它是一条由无数急闪的光点构成的横贯荒原的孤形曲线。在马群与防线之间的宽阔地带上,出现了两条弹着带,上面尘土飞溅,如同暴雨初次落到灰地上。菲利克斯和克罗德都注意到,两条弹着带只达到机枪最远射程的一半多一点,这可能是由于这种空心子弹与普通子弹的结构不同造成的。克罗德首先清醒过来,开始沿防线阻止轻机枪的射击。在防线的各处,轻机枪的射击渐渐被制止了,轻机枪枪口火苗状的火焰消失了,只剩下M2重机枪十字状的喷火,弹着带也只剩下远方的一条。

  马人的前锋已经冲进了弹着带,许多的马人像遇到绊索一样倒地,由于速度很快,倒地的马人身体都在向前翻滚着,难以分辨出哪些马人是中弹倒地的,哪些是被绊倒的。后续的马人群不断向前冲,使得马人的阵线不断地滚动着前进。

  更多的照明弹升上了夜空,在一片剌眼的亮光中,菲利克斯和克罗德都看到,组合体的阵线中除马人外又出现了另一种个体,那是狮人组合体。那长在狮身上的人头比马人的更大,人头上的乱发愤怒地直立着,如同狮子的鬃毛。由于狮人的高度比马人低许多,所他们中弹的比例也低,马人中弹较多,前进的速度慢了下来,使得狮人群在阵线中凸现出来。

  整个组合体的阵线,如同一长根迎着狂风的树枝,不断地有树叶被吹下去。随着阵线向前的推进,机枪的火力越来显示出威力,中弹的组合体越来越多,但后面的组合体仍踏着前面同类或异类的尸体坚定地前进。菲利克斯和克罗德觉得,他们在看着一面卷着的巨大地毯向着他们展开来,他们不知道这死亡之毯什么时候能展到头。这时,在震耳的射击声中,人们听到了另一种声音,那就是从组合体阵线中传来的马的嘶鸣声和狮子的吼声。这声音开始隐隐约约,不时被射击的巨响盖住,但随着组合体群距离的接近,它越来越响,让防线上的人们心惊胆战。

  当组合体群的前锋接近轻机枪的射程时,防线中的轻机枪重新响了起来,这尖细的射击声同重机枪粗犷的巨响混在一起,构成了一曲响彻天地的死亡大合唱。轻机枪加入后的效果马上显现出来,马人和狮人成排倒下,组合体阵线推进的速度明显减慢了,它们仿佛顶着一阵突然加强的狂风在艰难地前进,每前进一步都以无数组合体的死亡为代价。菲利克斯从望远镜中看到,一个奔跑在最前面的马人的头部被一串子弹击中,那串水银子弹把它的后半个脑袋全部炸飞了,当这个马人倒地后,那飞散的血肉像泥巴一样落到它身上。整个组合体群中都纷飞着这样的细碎的血肉,其间还夹杂着整条的被那种可怕的子弹切下的肢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慈欣作品 (http://liucixi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