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二十亿个上帝降临了地球,他们大多是穿着再入膜坠入大气层的,那段时间,天空中缤纷的彩雨在白天都能看到。这些上帝着陆后,分散进入了人类社会的十五亿个家庭中。由于得到了上帝的科技资料,人们都对未来充满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希冀和憧憬,似乎人类在一夜之间就能进入世世代代梦想中的天堂。在这种心情下,每个家庭都真诚地欢迎上帝的到来。

  这天,秋生一家同村里的其他乡亲一起,早早地等在村口,迎接分配到本村的上帝。

  “今儿个的天真是个晴啊!”玉莲兴奋地说。

  她的这种感觉并非完全是心情使然,因为那布满天空的外星飞船在一夜之间完全消失了,天空重新变得空旷开阔起来。人类一直没有机会登上那些飞船中的任何一艘,上帝对地球人的这种愿望不持异议,但飞船自己不允许,对于人类发射的那些接近它们的简陋原始的探测器,它们不理不睬,紧闭舱门。当最后一批上帝跃入地球大气层后,两万多艘飞船同时飞离了地球同步轨道。但它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在小行星带飘浮着,这些飞船虽然陈旧不堪,但古老的程序仍在运行,它们惟一的终极使命就是为上帝服务,因而不可能远离上帝,当后者需要时,它们招之即来。

  乡里的两辆大轿车很快开来,送来了分配到西岑村的一百零六名上帝。秋生和玉莲很快领到了分配给本家的那个上帝,两口儿亲热地挽着上帝的胳膊,秋生爹和兵兵乐呵呵地跟在后面,在上午明媚的阳光下朝家走去。

  “老爷子。哦,上帝爷子,”玉莲把脸贴在上帝的肩上,灿烂地笑着说,“听说,你们送给的那些技术,马上就能让我们实现共产主义了!到时候是按需分配,什么都不要钱,去商店拿就行了。”

  上帝笑着冲她点点满是白发的头,用还很生硬的汉语说:“是的,其实,按需分配只是满足了一个文明最基本的需要,我们的技术将给你们带来的生活,其富裕和舒适,是你完全想像不出来的。”

  玉莲的脸笑成了一朵花:“不用不用,按需分配,我就满足了,嘻嘻!”

  “嗯!”秋生爹在后面重重地点点头。

  “我们还能像您那样长生不老?”秋生问。

  “我们并不能长生不老,只是比你们活得长些而已,现在不是都老了吗?其实人要活过三千岁,感觉和死了也差不多,对一个文明来说,个体太长寿是致命的危险。”

  “哦,不用三千岁,三百岁就成啊!”秋生爹也像玉莲一样笑得合不上嘴,“想想,那样的话我现在还是个小伙儿,说不定还能……呵呵呵呵。”

  这天,村里像过大年一样,家家都张罗了丰盛的宴席为上帝接风,秋生家也不例外。秋生爹很快让老花雕灌得有三分迷糊了,他冲上帝竖起了大拇指。

  “你们行!能造出这所有的活物来,神仙啊!”

  上帝也喝了不少,但脑子还清醒,他冲秋生爹摆摆手:“不,不是神,是科学,生物科学发展到一定层次,就能像制造机器一样制造出生命来。”

  “话虽这么说,可在我们眼里,你们还是跟下凡的神仙没两样啊。”

  上帝摇摇头:“神应该是不会出错的,但我们,在创世过程中错误不断。”

  “你们造我们时还出过错儿?”玉莲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因为在她的想像里,创造万千生灵就像她八年前生兵兵一样,是出不得错的。

  “出过很多,以较近的来说,由于创世软件对环境判断的某些失误,地球上出现了像恐龙这类体积大而适应性差的动物,后来为了你们的进化,只好又把它们抹掉。再说更近的事:自古爱琴海文明消亡后,创世软件认为已经成功地创建了地球文明,就再也没有对人类的进程进行监视和微调,就像把一个上好了发条的钟表扔在那里任它自己走动,这就出现了更多的错。比如,应该让古希腊文明充分地独立发展,马其顿的征服、还有后来罗马的征服都应被制止,虽然这两个力量都不是希腊文明的对立面而是其继承者,但希腊文明的发展方向被改变了……”

  秋生家没人能听懂这番话,但都很敬畏地探头恭听着。

  “再到后来,地球上出现了汉朝和古罗马两大力量,与前面提到的希腊文明相反,不应该让这两大力量在相互隔绝的状态下发展,而应该让它们充分接触……”

  “你说的汉朝,是刘邦项羽的汉朝吧,”秋生爹终于抓住了自己知道的一点儿,“那古罗马?”

  “好像是那时洋人的一个大国,也很大的。”秋生试着解释道。

  秋生爹不解地问:“什么?洋人在清朝来了就把我们收拾成那样儿,你还让他们早在汉朝就同我们见面?”

  上帝笑着说:“不,不,那时,汉朝的军事力量绝不比古罗马差。”

  “那也很糟,这两强相遇要打起来,可是大仗,血流成河啊!”

  上帝点点头,伸了筷子去夹红烧肉:“有可能,但东西方两大文明将碰撞出灿烂的火花,将人类大大向前推进一步……唉,要是避免那些错误的话,地球人现在可能已经殖民火星,你们的恒星际探测器已越过天狼星了。”

  秋生爹举起酒碗敬佩地说:“说上帝们在摇篮里把科学忘了,其实你们还是很有学问的嘛。”

  “为了在摇篮中过得舒适,还是需要知道一些哲学艺术历史之类的,但只是些常识而已,算不得什么学问,现在地球上的很多学者,思想都比我们深刻得多。”

  上帝文明进入人类社会的最初一段时间,是上帝们的黄金时光,那时,他们与人类家庭相处得十分融洽,仿佛回到了上帝文明的童年时代,融入那早已被他们忘却的家庭温暖之中,对于他们那漫长的一生来说,应该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秋生家的上帝,在这个秀美的江南小村过着宁静的田园生活,每天到竹林环绕的池塘中钓钓鱼,同村里的老人聊聊天下下棋,其乐融融。但他最大的爱好是看戏,有戏班子到村里或镇里时,他场场不误。上帝最爱看的是《梁祝》,看一场不够,竟跟着那个戏班子走了一百多里地,连看了好几场。后来秋生从镇子里为他买回一张这戏的VCD,他就一遍遍放着看,后来也能哼几句像模像样的越剧了。

  有天玉莲发现了一个秘密,她悄悄地对秋生和公公说:“你们知道吗,上帝爷子每看完戏,总是从里面口袋掏出一个小片片看,边看边哼曲儿,我刚才偷看了一眼,那是张照片,上面有个好漂亮的姑娘耶!”

  傍晚,上帝又放了一遍《梁祝》,掏出那张美人像边看边哼起来,秋生爹悄悄凑过去:“上帝爷子啊,你那是……从前的相好儿?”

  上帝吓了一跳,赶紧把照片塞进怀里,对秋生爹露出孩子般的笑:“呵呵,是是,她是我两千多年前的爱。”

  在旁偷听的玉莲撇了撇嘴,还两千多年前的爱呢,这么大岁数了,真酸得慌。

  秋生爹本想看看那张照片,但看到上帝护得那么紧,也不好意思强要,只能听着上帝的回忆。

  “那时我们都还很年轻,她是极少数没有在机器摇篮中沉沦的人,发起了一次宏伟的探险航行,要航行到宇宙的尽头,哦,这你不用细想,很难搞明白的……她期望用这次航行唤醒机器摇篮中的上帝文明,当然,这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她让我同去,但我不敢,那无边无际的宇宙荒漠吓住了我,那是二百亿光年的漫漫长程啊。她就自己去了,在以后的两千多年里,我对她的思念从来就没间断过啊。”

  “二百亿光年?照你以前说的,就是光要走二百亿年?乖乖,那也太远了,这可是生离死别啊,上帝爷子,你就死了那份心思吧,再见不着她的面儿喽。”

  上帝点点头,长叹一声。

  “不过嘛,她现在也该你这岁数了吧?”

  上帝从沉思中醒过来,摇摇头:“哦,不,不,这么远的航程,那艘探险飞船会很贴近光速的航行,她应该还很年轻,老的是我……宇宙啊,你真不知道它有多大,你们所谓的沧海桑田天长地久,不过是时空中的一粒沙啊……话说回来,你感觉不到这些,有时候还真是一种幸运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慈欣作品 (http://liucixi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