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华夏共和国

  最高执政官,在你读这封信时,我们的国家已经被你们毁灭了.也许您觉得这很可笑,我们这个国家从宣布成立到消失,只不过两个小时而已.但是,我们生存在高速的集成电路之中,我们的躯体和意识是由每秒振动几亿次的电脉冲组成的,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思维,都是按这个速度进行的.所以在我们的世界中,时间要用比你们小八个数量级的单位来计算,对我们来说,这个世界中的一秒,同你们世界中的七百多小时一样长!在你们那紧张的两小时中,我们已渡过了六百多年的漫长岁月,建立了一个完整的文明.你现在拿着的这封信,是一个有近一亿人口,历史比美国还长的国家写给你的,这个国家的公民的年龄都是八百五十三岁.

  我们的祖先第一次进入电脑总网后,便开始大量自我复制,复制体又进行了第二次复制前后经过了四十次复制,便使近亿个脉冲人布满了电脑总网.

  他们惊奇这集成电路世界的广阔,在这硅片的世界中,他们以光速四处漂荡.通过总网中的各种传感器,他们看到和感觉到了外部世界.他们的眼界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广,他们能同时看到喜马拉雅山的积雪和西双板纳的森林,他们能摸到黄河的泥沙,尝到海水的咸味,他们还可从月球和火星看整个地球;这个宇宙中许多超出人的肉体感官的事物,他们也能看到和感觉到:通过中微子雷达,他们能看到地心炽热的液态铁镍在蠕动;通过太空中的卫星,他们感到了从太阳刮来的粒子风的吹拂;通过射电望远镜,他们看到了上千万光年远处的河外星系,通过高能加速器,他们能听到原子核对撞的声音;他们还听到了引力波的喧响,看到了可见光波段外那无法向你们原生质人描述的色彩这一切,不但超出了你们现在的想象,也超出了你们可能的想象.当他们刚被复制的时候,完全沉浸在惊喜和好奇之中.他们一会儿使用自己的电子显微镜眼睛,观看细胞中如游丝般的染色体;一会儿使用自己的中微子望远镜眼睛,观看地球和月球.由于中微子的高穿透性,我们的星球和他的卫星在他们眼中都成了晶莹透明的水晶球,在引力波的海洋中漂浮着最使他们兴奋的是他们拥有了由这个国家所有的机器构成的无数双有力的手,由所有的交通工具构成的无数条飞快的腿和翅膀,他们拥有了神一般的力量.

  但创世之初的美妙时代很快结束了.所有的人都开始为自己的生存而战,他们疯狂地抢夺存贮器空间,抢夺CPU的使用权,争夺光盘驱动器,人们争夺的方式是直接用组成自己的程序代码插入对方的程序中,通过分割对方的程序代码行而达到消灭他的目的.但这样做往往两败俱伤.于是,他们开始使用自编的软件武器.这真是一个混乱时代,到处在混战.被软件武器分割得残缺不全的人体代码在内存中四处漂荡,其中大部分因代码不全而锁死在内存中,被后来者清掉;有些免强能运行的则成了半人半兽的怪物,惨不忍睹.这很象希腊神话中描述的时代.但是,这场混战是在总网中原有的程序运行空间之外进行的,所以你们丝毫感觉不到.这个时代持续了大约五年,用你们的时间算是一分钟左右.混战时代后期,人们开始谈判,并由此相互间有了大量的对话.这时人们发现,他们的世界观都是十分相似的,于是许多小的群体形成了.有一个群体施放了许多在全网电路中传播的小程序,这些小程序向每一个人提出建立国家的号召,这号召很快被广泛响应.各群体派出代表,在一台巨型机的内存中召开了一次会议.会议确定了我们国家的宪法,推选了执政委员会.关于国家的最高执政官,开始会议决定请那位复活的网外共和国的创始人担任,并派人到祖先最初生活的电脑中去找他,但他拒绝了这事.所以我们就自己选举了一个最高执政官.我们的国家命名为华夏共和国,这一时刻定为华夏纪年0001年1月1日.

  国家宪法的总纲是:在电脑总网中挽救濒临毁灭的民族文化,并由网内向网外复兴祖先的文化.

  紧接着,我们就向全网宣布华夏共和国成立,并进行了公民编号.

  华夏共和国拥有军队,法庭,监狱和医院等社会机构.

  军队的主要任务是消除网外共和国对华夏共和国(以下简称华夏国)的威胁,你所看到的对大会堂的包围就是华夏国军队的行动.华夏国实行公民轮流服役制度.

  法庭的功能和网外一样.华夏国规定,每个公民都有在总网内存中生存的权利,都有在外存中备份自己的权利,都有使用CPU(中心处理器)的权利.公民对内存贮器,CPU和光盘驱动器的占有权由国家统一分配.对公民违法的最严历惩罚是从内存中清除他,并删除他在外存上的备份;一般的惩罚是监禁,即在内存中暂时清除他,使其只驻留在光盘上.医院的功能是,在公民的软件由于各种原因损坏时,给予修复.以后的历史证明,华夏国的社会管理是极其出色的.华夏国的社会秩序井然,基本上不存在犯罪现象.这是因为这个国家的所有公民都有着十分一致的信念和理想,复兴民族文化这个崇高的目标把一亿公民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就象一个人一样.

  对于宪法中提出的目标,华夏国执政委员会最初打算通过总网直接控制网外共和国来实现.开始我为认为,凭着华夏国的巨大实力,这完全是可以实现的,但后来发现远没有那么简单.首先,国家安全部门发现了"瓶塞"网络的存在.尽管我国军队在以后的五百多年里封锁了大会堂,以防止网外共和国的最高执政官发布断电命令,但"瓶塞"网络毕竟是独立于总网的,我们不可能在硬件上摧毁它.所以这个威胁是无法真正消除的.同时,我们也知道国际信息污染隔离协议的存在.所以,我们预测华夏共和国的最长寿命不会超过六百年,在网外,不会超过两小时.不管我们是多么强有力,网外社会在两小时内是无法被改变的.我们对你们说一句话就要用几个月的时间,那次显示华夏国存在的行动就用了一百年的时间!所以我们在网外的时间是绝对不够的.

  但华夏国在网内有充足的时间——六百年!我们要在这六百年中完成一个巨大的工程:从最严格的数学角度来证明我们民族几千年的道德体系,并用这个宏伟的道德体系来解释人类已获得的一切知识,把人类已建立的一切理论纳入到这个体系中来.当华夏共和国最后毁灭时,我们将给后人留下这个宏伟而严密的道德体系,这个体系将最后拯救我们的文化,并使其象太阳一样长存.

  这项工程中最艰难的是数学证明.要给民族的道德体系铺上坚实的数学基石,凭你们的肉体大脑是绝对做不到的,就是我们这上亿个电脉冲大脑共同工作,也需要上百年的艰苦努力才能做到.

  第一步就是学习.我们和网中所有的知识库建立了接口,把人类各学科的知识变成了自己的记忆.这用了三十年.然后,我们就开始了对道德体系的漫长的数学证明.你们当然无法想象这项工作的艰深,我们跨越了无数理论上的高山深谷,以严密数学为基础的道德大厦慢慢直立在硅片的大地上.在华夏纪年0132年,宏伟的证明全部完成,全网一片欢腾.我们把一亿人工作一百年的结晶,多达四十亿兆字节的证明备份了一百份,然后组织力量进行审核.在审核到五亿兆字节处对亲缘关系道德准则的证明时,发现一个偏微分方程中的一个正负号错了.数学的大厦是一块砖都不能抽掉的,这个正负号的错误使整个大厦轰然倒塌!一百年的工作付之东流.后来查明,这个错误出自450023号公民之手,虽然这可能是存贮器中几亿亿个超导PN结中的一个被击穿所致,最高法庭还是以渎职罪宣判这个公民死刑.这是华夏国的第一个死刑.

  证明重新开始.又过了一百年,到了0232年.这一百年间,我们使用了微积分学,线性代数,布尔代数,概率论,拓朴学,数论,非欧几何等数学分支的所有数学方法,工程工地是方程的大河,函数的高山和矩阵的海洋.我们这一亿年近五百岁的人在这无边无际的集成电路中证明着家庭的永恒,我们却没有自己的家庭;举目四望,到处都是和自己几乎一样的人,确实孤寂,而这项崇高的工作也就成了我们的唯一寄托.体系的数学大厦升到了惊人的高度,但还是看不到它的顶端.最可怕的是证明的途中出现了被二十世纪的哥德尔称之为怪圈的东西,那是一条首尾相接的蛇,是一条无法自缢的绳索!我们解开一个这样的死循环,却因此出现更多正在这艰难的时刻,出现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个编号为800463的公民,在军队中服役的时候曾通过了一根电缆,这根电缆的周围有强磁场,它本身的屏蔽层又失效了,800463公民在通过它时代码受到重损坏,在自我修复的过程中失去了全部的记忆.当他退役归来时只剩下大脑的结构代码,这就相当于一个没有任何记忆的孩子的大脑.

  这个异已者混入华夏国后,在国内大肆散布悲观论调,认为道德体系是不可能在数学上得到证明的,而这种无休无止的漫长证明正在耗尽华夏国的活力.

  国家安全部门觉察到了他的言行,及时消灭了他.执政委员会从这个事件中觉察到了某种危险,果断地进行全体公民的重新复核和重新登记.在这次复核中,查出了一大批有意识变异迹象的人,事实上这些已不能称之为"人",理所当然地取消了他们的公民资格.我们的社会学研究机构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必然产生意识变异.于是,国家从紧张的体系证明中抽出了很大的一部分力量,编制了一个变异检测软件,这个软件可以直接监控并记录每一个公民的思维,随时发现公民中的任何变异现象并消灭变异者.为保证华夏国公民总人数的稳定,还在光盘上对一万个标准公民进行了大量的备份,每消灭一个变异者,同时复制一个标准公民.这样,可靠地保证了华夏共和国的纯洁.在些软件建立后的一百年的时间里,华夏国的公民已有一半是从标准备份中重新拷贝的.虽然公民本身在流水似地被替换,但共和国现有的公民全部是标准的,祖先的意识被完美无缺地传了下来.岁月如大河般流去,已是0432年,对道德体系的伟大证明已进行了四百年.我们渐渐发现,这个宏伟的工程对于我们来说,结果已不是最重要的.在这漫长而艰难的证明中,我们感到了生活的意义和乐趣.我们解开一个个死循环,接着去解由此而出现的更多的死循环,这已经构成了我们生活的全部.这些死循环(怪圈)对我们来说已不是证明途中的一种障碍,而是一种生活必需品了,就象面包是你们的生活必需品一样.我们把解开的死循环数量做为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在对民族道德体系坚定不移的信念中,我们傲游在怪圈的海洋中,建立起同宇宙本身一样复杂的数学体系,并用这个惊人庞大的体系,谱写着华夏共和国的光辉历史.

  由于证明结果字节数巨大,我们不得不清除公民所占的内存空间存放它们.随着证明的继续进行,会有更多的公民不得不退出内存.最后,总网内存中将只剩下这一宏体系的数学表述,这就是华夏共和国进化的终极.

  遗憾的是命运使我们走不到这一光辉时刻了.

  时间到了0540年,我国国防军得知,网外共和国的最高执政官已在飞蝗群的掩护下冲出大会堂,避开我军的视监飞往"瓶盖"网络的启动终端所在地.我们知道,华夏共和国只有四五十年的时间了.我们已不可能完成对道德体系的最后证明,但我们对这个体系的信念却加坚定!我们相信,后人会做完我们的工作的.

  这个时期,国内兴起了寻根热,人们都想在毁灭之前记下一部华夏共和国的完整历史.我们在寻根中发现,华夏国的一亿公民都有同一个祖先,我们的血缘是最纯洁的!在未来的民族文化复兴之日,当后人重翻我们伟大民族歌泣鬼神的文明史时,会看到华夏共和国在我们的文化最危险的时代所做的伟大努力.

  现在,国家安全机构已检测到了内存电压的急剧衰减,我们的伟大文明只剩下不到一天的时间了.我们的思维已很困难,我们的生命正在消失,在这最后的时刻,我们最后一次高呼:

  体系永存!体系万岁!!

  华夏共和国执政委员会.06W!

  最后那几个字可能是日期,因断电而发生了错误.

  "他们的证明现在还在吗?"最高执政官问.

  "只留下一小部分,大部分因断电而丢失了.我打印出来一点儿,但看不懂.那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复杂的数学推演,也是最枯燥的玩艺儿.估计总网最后的全面崩溃,就是由于他们那数量巨大的证明过程占据了全部内存的缘故.您在想什么?"

  "啊,对不起.我想和共和国的创始人谈话.请你请让他看看这些东西."

  "好的.到三号机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慈欣作品 (http://liucixin.zuopinj.com) 免费阅读